排列5幸运选号一注

我要投搞

標簽云

收藏晉江文學城作品庫

荷包網、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圖片

當前位置:主頁 > 童真記憶 >

海賊王h娜美 13戶人家13個美術館 藝術怎樣改變黃土高坡小村莊

歸檔日期:04-30       文本歸類:童真記憶      文章編輯:庭堂書香

  新京報訊(記者 周懷宗)從天水市秦安縣高鐵站到石節子村,只要9公里,開車十多分鐘就到了。但在公路沒有修通之前,這9公里要用雙腿走兩個多小時。30年前,靳勒就是從這里走到縣城上學,考上西安美院,成為了村里的第一個大學生,后來又成了村里的第一個傳授。

  2008年,已經在西北師范大學任教多年的靳勒,突然覺得,山村不應該是藝術的荒漠,它也能夠和最先鋒的藝術發作關系。

  爾后十年,他把這個只要13戶人家的村子釀成了一座美術館。太多的藝術家、全國各地的美院學生,在這個村子里來了又走,走了又來,留下的,是村莊里到處可見的藝術品。如今,這個山村仍然貧困,但生活究竟結果不一樣了。

寫著“石節子美術館”的黃土崖。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寫著“石節子美術館”的黃土崖。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無法回絕的家鄉

  進入石節子村之前,遠遠就能看見黃土崖壁上“石節子美術館”幾個字,這是村民們用鏟子挖成的,歪歪斜斜,有的部門已經變得模糊了,但放在這黃土高原的崖壁上,卻其實不高聳。

  石節子是一個只要13戶人家的天然村,根據行政規劃,是甘肅省天水市秦安縣葉堡鄉新聯村第九組,13戶人家依山而建,像梯田一樣,分離成五層,落差近百米,最低的一層在半山腰,下面就是數十米深的山谷,那是千萬年中洪水留下的陳跡。

石節子村依山而建。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石節子村依山而建。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2008年前,它還是黃土高原上一個普通而窮困的山村,這里沒有水,靠天吃飯,年景好的時候,勉強溫飽,年景欠好,就要受餓。就在去年,因為霜凍來得早,招致地里的莊稼顆粒無收。幸虧,村里的年輕人大多進來打工了,補貼了點收入。

  靳勒就在這個村里出生、長大。上中學的時候,要去縣里,那時候路還沒修,每周要走兩個多小時山路去縣城里上學,周末又走回來。

靳勒。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靳勒。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1986年,靳勒考上西安美院雕塑系,成為村里第一個大學生。四年后,他結業分配到西北師范大學任教。那時候,靳勒是山溝里走出的高材生,石節子是靳勒的故土,僅此罷了。

  不竭到2000年,靳勒進入中央美院讀研究生,初步存眷當代藝術,尤其在北京這個當代藝術次要的集散地,遭到教師與同行們的影響,他對藝術初步有了新的理解。“我是做雕塑的,以前是學院派,覺得藝術就是陽春利劍雪,來源于生活,卻高于生活。但爾后,我初步垂垂反思,我學到的東西,我理解的藝術,能否和村莊發作關系?”

  靳勒說,“從素質上說,我無法回絕村莊,因為我的父親和母親都在村子,每次回家,看到荒涼凋敝的村莊,都不由自主地想,我能做什么?”

  村子的成立者

  從2000年初步,靳勒不竭在蘭州、北京之間來回,但只要在蘭州,每周末城市回家。隨著他對藝術和村莊的考慮越來越多,村莊對他來說,也變得不一樣了。±n初步,我是想吸收村莊的元素,把他融入到我的作品中,但這只是改變了我的作品,并沒有改變村莊,所以我初步檢驗考試把藝術搬到山村。”

靳勒在村里的第一個作品,金箔包裹起來的樹。胡建強供圖

靳勒在村里的第一個作品,金箔包裹起來的樹。胡建強供圖

  2005年,靳勒在村里創作了第一個作品,一顆金箔包裹起來的樹。但村里的鄉親其實不明利劍他在做什么,“那個時候做當代藝術,分隔了北京,幾乎就沒法兒做,沒有土壤和環境,也沒人理解”。但靳勒還是想檢驗考試,哪怕格格不入。

  彼時的石節子,像其他所有貧困的山村一樣,沉靜、死寂,只要人走,沒有人來,村里僅剩的幾十位村民,也都各忙各的,幾年都沒有任何變革。石節子是貧困村,直到2005年,抵達勉強溫飽還要看老天爺的臉色。靳勒說:“我不竭在想,把山村里的生活經歷、生命經歷融入到藝術中,同時把藝術融入到山村里,對我、對這個山村,可能都是一個契機。”

石節子村的村口,有個牌子寫著“廣場”。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石節子村的村口,有個牌子寫著“廣場”。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在石節子村的村口,懸崖的邊上,有一個十多平方米小廣場,廣場上有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廣場”兩個字,那是村民李寶元的妻子寫的,是她的作品。李寶元的妻子不識字,他人把字寫在紙上,她一筆一筆照著描出來。

當年,村民們將靳勒的雕像《魚人》豎立到村口的小廣場上。胡建強供圖

當年,村民們將靳勒的雕像《魚人》豎立到村口的小廣場上。胡建強供圖

  在這個廣場上,原來還有一個雕塑“魚人”,是一條黑色的魚,那是靳勒在村里做的第一個雕塑,魚的頭部是一張人臉,眼球凸出,鼻孔大張,那是靳勒把本人的臉安到魚身上了。

  后來,這個雕像幾乎成了石節子村雕塑的代表作,在村里的路邊草叢里,房屋的墻根里,四處都躺著這條魚的復廢品,有大有小,有黃色的、青色的,也有灰色的。

村里都有這條魚的復廢品。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村里都有這條魚的復廢品。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這條魚,或許諾以看作是靳勒正式回歸山村的象征,這一次回村和以往差別,他的身份不再只是一個省親者,而是一個村子的成立者。

  參不雅觀德國的四個村民

  用藝術成立村子,這是靳勒的新想法,但村子成立和藝術創作差別,創作是個人的事情,成立則是群體的改變,至少要讓村民參與進來,否則成立不成能初步。

  不竭到2007年,一次偶爾的時機成為了契機。那一次,有一位藝術家愿意邀請石節子村的村民到德國卡塞爾市參不雅觀。

村民靳茂林。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村民靳茂林。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庭堂書香開車十多分鐘就到了海賊王h娜美 13戶人家13個美術館 藝術怎樣改變黃土高坡小村莊_只要9公里合歡樹花新京報訊(記者周懷宗)從天水市秦安縣高鐵站到石節子村想念家鄉的詩句。
唯有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