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幸运选号一注

我要投搞

標簽云

收藏晉江文學城作品庫

荷包網、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圖片

當前位置:主頁 > 庭堂書香 >

贊美群主的順口溜 只要學問無盡處——邢福義《寄父家書》讀后

歸檔日期:03-18       文本歸類:庭堂書香      文章編輯:庭堂書香

  邢福義先生是華中師范大學資深傳授,湖北荊楚社科名家,享譽海內外的語言學家,20世紀現代漢語語法八大家之一,學界有“南邢北陸(陸儉明)”之稱。

  邢福義先生研究邏輯、修辭、方言、文化語言學、國學和其他問題。發表文章470多篇,出書著作50部,此中個人專著21部,其12卷本《邢福義文集》正在整理之中。他的學術目標“頓時頂天”“研究植根于泥土,理論生發于事實”,對峙自我創新的道路,追求研究中顯現學派意識。數十年來,出力于學術“據點”的成立,出力于研究路子、研究方法的探究,重視研究理念的總結與提升,其研究路子和特點,在語言學界影響最大的是:被概括為“小句中樞”理論和“兩個三角”學說。

贊美群主的順口溜 只要學問無盡處——邢福義《寄父家書》讀后

  邢福義父親整理的家書 圖片選自《寄父家書》

贊美群主的順口溜 只要學問無盡處——邢福義《寄父家書》讀后

  《寄父家書》 邢福義 著 商務印書館

   治學名言和獨門密鑰

  邢福義先生的治學名言或獨門密鑰是以下三句話。

  一、抬頭是山,路在腳下。

  1982年春,李宇明、徐杰和我成為先生的“開門弟子”(首屆碩士研究生),第二次上課前,為滿足我們要求,教師把他的第一把勝利密鑰“抬頭是山,路在腳下”,寫成條幅贈送給我們,并講了此中的要義和對我們的期望,并說“研究生要本人研究本人升”。從那時起,每屆重生入學,非論是碩士生、博士生還是語言學系的本科生,他都首先講這句話,送學生第一治學密鑰。1992年他撰寫了“抬頭是山,路在腳下”一文,發表在《中師生報》第146期上。他解釋道:一個有所作為的人,亮堂的眼睛要看著山,心里要想著登山。但是,上山的路要靠本人一步一個腳印地去走,一步一個腳印地去踩開。山頂不沂翟誶,勝利不靠幸運。學術的山是多峰巒多高度的,攀登也是多境界多情況的。他在應邀給商務印書館寫的《漢語復句研究》一書自序中寫道:“越研究,問題越多,越有更多的糊涂……晏殊《玉樓春》中有兩句話,我改換了此中的兩個字,說成:‘天涯地角有窮時,只要學問無盡處!’這大要能講明本人現今的心緒。”最后還寫道:“這本書,總算為本人的復句研究打了個句號,但是,句號只意味過去,卻不代表終結。句號放大是個零。往前又是零起點!”上世紀80年代,“抬頭是山,路在腳下”成了華中師范大學語言學研究所所訓,之后又成了華中師范大學語言學系系訓。

  二、豬往前拱,雞向后扒。

  1996年邢福義先生在6月3日的《海南日報》發表刊載了他的散文“根在黃流”。文章中他向鄉親和社會展示了他的第二把密鑰。文中寫道:從懂事的時候起,我就喜歡擠在祖父身邊聽老人們“講古”,漫說人生。家鄉老人們經常慨嘆著說:“豬往前拱,雞往后扒!”意思是,人總要活,差別的人有差別的活路。這句話,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腦子里,影響了我的大半生。從這句話,我悟出了許多人生哲理。首先,要拱要扒。拱和扒,意味著奮斗求保留,求開展。其次,豬只能拱,雞只能扒。豬有豬的特點,雞有雞的特點,這決定了它們各有各的法子。假如雞往前拱,豬往后扒,雞和豬都活不下去。再次,往前拱和往后扒沒有優劣之分,關鍵在于怎么樣才能闡揚自己的優勢。哲人們強調“揚長避短”,立意也是如此。邢福義先生只讀過十年書,專科學歷,不在名校工作,身邊沒有名師指引,每前進一步,都比他人多幾分困難,每前進一步都是依靠本人的探究。但是他很“善師”。一方面他善師于方家。從上世紀50年代起,《中國語文》每發表一篇有分量的語法論文,他都要重復“悟道道”:作者是怎么抓到這個題目問題的?作者是怎樣展開這個題目問題的?在方法上有什么優點?在材料運用上有什么特點?由于經常如此對峙“偷學”,終于養成了無言中請教于眾多高明學者的習慣,眾多高明的學者也就在“函授”中成了他的導師。另一方面,善師于本人。他有一個本人教本人的法子:有的文章寫成后擱起來,過一段時間拿出來挑挑缺點改一改,再過一段時間又拿出來挑挑缺點改一改。有的文章時間跨度,竟有30年。好比關于動詞作狀語的文章,1956年12月寫第一稿,1958年10月寫第二稿,1990年11月才定稿為《現代漢語的特殊格式“V地V”》發表。他說我這是本人牽著本人走路。我屬豬,我只要一個法子,就是:“往前拱!”

  三、年年歲歲,春夏秋冬。

  1998年11月22日《海南日報》發表了他的散文“年年歲歲春夏秋冬”,其第三把密鑰現世。他在文中寫道:“春夏秋冬是個時間概念。春夏秋冬意味著一年有四季,四季有12個月,12個月有365天。做什么事,做一天兩天,做十天半個月,是比較容易的。要是一年365天,天天如此,這就不容易。這就需要鍥而不舍,需要韌性和毅力。”1994年3月中旬,他應東北師范大學出書社之約,撰寫一部《漢語語法學》,合同規定1996年6月交稿。從此,他給本人立了“法”:一年多時間里,均勻每天必須為這部書寫1000字。假若哪一天沒寫,第二天一定得補上;假若出差,回來后得按天數補起來。他說,假如放棄了這個要求,就等于本酬報人做事的失敗:“春夏秋冬又是一個氣候概念。春夏秋冬意味著有春天也有夏天,有秋天也有冬天,有鮮花和溫暖,也有冰雪和嚴寒。這就要求能夠應變,經得起各種考驗。”1997年2月5日,牛年即將到來,家家戶戶都在籌備過春節,師母突然中風癱瘓。家中有個癱瘓病人,家務壓力和心理壓力之大,一般人不行思議。他要求本人:一定要挺住!一有空隙,他立即坐到電腦旁,寫起東西來,不竭往前“拱”。三年多時間過去了,他的書照樣一本一當地出,他的文章照樣一篇一篇地發表。他說,困難能夠壓倒一個人,也能夠熬煉一個人的定性和接受力。他說:“春夏秋冬又是一個開展概念。一個春夏秋冬之后又呈現一個春夏秋冬,循環往復,萬象更新,循環往復,不竭上升。人的生命歷程也是有階段性的,在差別階段的生命歷程中要不竭地有新的初步,不竭地站到新的起跑線上。”

  他把40多年走過的路,總結為“三部曲”:第一部是“偷學”,從上世紀50年代起,花了十多年的光陰;第二部是±T悟”,進人80年代之后,把重點放到出力于進步本人的悟性上面,著意培養不雅察看問題的敏銳目光;第三部是“有我”,進入90年代以后,把重點放到出力于在科學研究中找到本人,追求提出帶有個性的見解和主張。這三部曲不是頓變的,而是逐步過渡的。他深有領會地說:“四時行焉,百物生焉。(《論語》)這里頭,蘊含著很深很深的哲理。”

   書信記錄生長之路

庭堂書香享譽海內外的語言學家贊美群主的順口溜 只要學問無盡處——邢福義《寄父家書》讀后_湖北荊楚社科名家藍色代表什么心情邢福義先生是華中師范大學資深傳授汪國真的詩歌大全。
唯有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