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幸运选号一注

我要投搞

標簽云

收藏晉江文學城作品庫

荷包網、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圖片

當前位置:主頁 > 夢想青春 >

英語課前三分鐘演講 谷雨“吃春”:古人的香椿情懷

歸檔日期:04-30       文本歸類:夢想青春      文章編輯:庭堂書香

  長春不老漢王愿 食之竟月香齒頰
  谷雨“吃春”:古人的香椿情懷

  ▌薛芮

  在谷雨之前,既有“春木之氣始至”的立春、又有“物至此時皆以潔齊而清明矣”的清明,谷雨排在二十四節氣中的第六,雖然已是春季的最后一個節氣,但從谷雨的民間風俗和歷史文化來看,仍舊離不開一個“春”字。

  從古至今,中國的“吃春”文化源遠流長。民間常說的“吃春”,一方面是專指立春季節的食俗,也常被叫做“咬春”;而另一方面,則是北方人,尤其是老北京常說的“食椿”,也就是谷雨吃香椿的習慣。

  谷雨節氣的由來

  雨生百谷 清凈明潔

  清明過后是谷雨,這是我們熟知的節氣順序,不外這個順序其實不是一以貫之的。以古代《淮南子·天文訓》中的記載來看,確實是清明在前、谷雨在后:“指卯中繩,春分則雷行……加十五日指乙,則清明風至……加十五日指辰,則谷雨”。但到了西漢末年,天文歷法學家劉歆(劉秀)修改了漢武帝太初元年所頒布《太初歷》,改稱“三統歷”,并倒置了“清明”和“谷雨”的順序。后來,東漢漢章帝元和二年,天文學家李梵等人又體例了“四分歷”,從此恢復了《淮南子·天文訓》中節氣的順序,并沿用至今。

  谷雨節氣源自古人的“雨生百谷”之說。漢代緯書《通緯·孝經援神契》中記載,“清明后十五日,斗指辰,為谷雨,三月中,言雨生百谷清凈明潔也。”明代王象晉編撰的講述植物栽培的《二如亭群芳譜》里說到,“谷雨,谷得雨而生也。”而《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也提到,“三月中,自雨水后,土膏脈動,今又雨其谷于水也……蓋谷以此時播種,自下而上也。”正所謂“雨生百谷”,谷雨之后,寒潮退去,雨量增加,是農作物生長的大好時節。

  古人將谷雨分為了三候,即“一候萍始生,二候鳴鳩拂其羽,三候戴勝降于桑”,此說法出自元代吳澄所撰《月令七十二候集解》,這部書廣取諸家,專門對“七十二物候”停止考釋。以五日為候、三候為氣,一年二十四節氣,就是共有七十二候,各候均以一個物候現象相應,稱為“候應”,搜羅植物候應、動物候應和非生物候應。詳細來說,“植物候應”是指植物的萌芽、開花、成果等,谷雨“一候萍始生”,即指谷雨后降雨量增加,浮萍初步生長;“動物候應”是指動物的始振、始鳴、交配、遷徙等,谷雨“二候鳴鳩拂其羽”正是說布谷鳥初步提醒人們播種的時節到了;“非生物候應”搜羅始凍、解凍、雷始發聲等天然界的現象,谷雨“三候戴勝降于桑”是指人們能夠在桑樹上見到戴勝鳥這樣的景象。

  關于谷雨節氣的由來,古代民間多種說法都與“倉頡造字”有關。據《淮南子》記載,“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傳說黃帝于春末夏初的時候發布詔令,頒布發表倉頡造字勝利,在這一天正好下了一場不平常的雨——天空竟落下了無數的谷米,于是,后人便把此日定名為谷雨。也有更為詳細的說法,稱昔日倉頡造字時天下正遭災荒,而天帝感動于倉頡造字有功,方命天兵天將打開糧倉,下了一場谷子雨,使得蒼生得救。

  在戰國之后的典籍里,倉頡逐步被古人傳說為黃帝的“史官”,因而,在傳說中倉頡的家鄉,也就是陜西省關中利劍水縣史官鎮一帶,每逢谷雨這一天城市舉行拜倉頡的廟會,這一風俗自漢代便傳布下來。

  除利劍水縣“谷雨祭倉頡”的民間傳統外,山東沿海的漁民們過谷雨節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漁民會在此日舉行盛大的“祭海”活動,向海神娘娘敬酒,祈求海神保佑出海安然、魚蝦豐收。由于谷雨是采茶佳季,古人還有喝谷雨茶的習慣,谷雨茶也被稱為“二春茶”,相傳可清火、辟邪、明目。不只南方有“二春茶”的風俗,北方人在谷雨節氣時一樣鐘愛“吃春”,也就是民間“谷雨食香椿”的風俗。

  “谷雨食椿”歷史悠久

  吃法有講究 最宜炒面筋 拌豆腐

  為什么北方人習慣在谷雨時節吃香椿呢?香椿也叫椿芽、香椿頭,民間有句農諺叫“三月八,吃椿芽兒”,是指農歷三月,谷雨節氣前后剛好是香椿上市佳季,與京城那句老話“雨前椿芽嫩無比,雨后椿芽生木體”是一個道理。而且椿芽營養豐碩、兼具食療作用,古代民間以至還傳布著“常食椿巔(椿芽),百病不沾,萬壽無邊”的說法,中醫認為香椿味苦、性寒,不只有清熱解毒、健胃理氣的效果,還能起到醒脾、開胃的作用,非常合適在暮春前后食用。

  香椿在中國已有兩千多年的栽培歷史。先秦古籍《山海經》中便有“成候之山,其山多櫄木”的記載,其櫄木即為香椿;《莊子·逍遙游》中也記載著“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秋”。中國不只是世界上獨一以香椿嫩芽葉作為食物的國家,而且“食椿”還具有著悠長歷史。蘇武在《春菜》中就曾寫道,“豈如吾蜀富冬蔬,霜葉露芽寒更茁”,相傳早在漢代,民間的食椿習慣就已廣泛大江南北,到后世的唐、宋及明清時期,更有很多處所產出的香椿成為了宮中貢品,不難想象,香椿在古時候就深受民間蒼生和皇親貴胄的喜歡。

  香椿最后栽培的目的是為采摘嫩芽作蔬菜食用。北宋魏國公蘇頌所著的《本草圖經》中就有食用香椿芽的相關記載,“椿木實而葉香,可啖”。蘇軾也曾經盛贊。到了明代,散文家劉侗在《帝京景物略》中稱,“元旦進椿芽、黃瓜,一芽一瓜,幾半千錢”;博物學家謝肇淛在《五雜俎》中記道,“燕齊人采椿芽食之以當蔬”;朱橚的植物圖譜《救荒本草》中記載著香椿“采嫩芽炸熟,水浸淘凈,油鹽調食”;出名科學家徐光啟也將香椿作為救饑植物載入了《農政全書》,稱“其葉自抽芽及嫩時,皆苦澀,生熟鹽腌皆可茹”;戲曲家兼養生學家高濂則在他的養生專著《遵生八箋》卷十二中詳細整理記錄了香椿芽的吃法,如“香椿芽采頭芽,湯焯,少加鹽,曬干,可留年余。新者可入茶,最宜炒面筋,熝豆腐、素菜,無一不成。”而清朝的文學家和美食家袁枚也在《隨園食單》中記載了香椿頭拌豆腐的吃法,稱其“四處有之,嗜者尤眾。”

  除普通的食用價值外,香椿的藥用價值也不成小覷。相傳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唐本草》最早記錄了香椿的藥用價值,稱其“主治癥疥,風疸”。明代李時珍則在《本草綱目》中再次明確指出了“香椿葉苦、溫煮水洗瘡疥風疽,消風去毒”的保健醫藥效果。

  不外,食用香椿也要適當、適量。唐代孟詵所撰的中醫典籍《食療本草》就指出“椿芽多食動風,熏十二經脈、五臟六腑,令人神昏血氣微”。從現代視角來說,香椿自己含有一定量的硝酸鹽和亞硝酸鹽,因而食用香椿還是在谷雨前香椿最鮮嫩的時候為最佳,而且下廚時應當在沸水中焯上一分鐘,減少此中的亞硝酸鹽成分。

  香椿自古寓意長命

  以“椿萱并茂”喻指父親和母親安康長命

庭堂書香谷雨排在二十四節氣中的第六英語課前三分鐘演講 谷雨“吃春”:古人的香椿情懷_既有“春木之氣始至”的立春、又有“物至此時皆以潔齊而清明矣”的清明好幸運長春不老漢王愿食之竟月香齒頰谷雨“吃春”:古人的香椿情懷▌薛芮在谷雨之前咖啡的故事。
唯有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