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幸运选号一注

我要投搞

標簽云

收藏晉江文學城作品庫

荷包網、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圖片

當前位置:主頁 > 文人書屋 >

最好聽的群名稱 劉春華:講述名人背后的故事

歸檔日期:04-18       文本歸類:文人書屋      文章編輯:庭堂書香

  油畫《毛主席去安源》在文革中曾與樣板戲、語錄歌并列三大紅色范例;并以招貼畫、郵票等印刷品發行九億余份,成為家喻戶曉的名畫;1995年10月被中國建行以605元競拍珍藏,創下中國油畫拍賣的最高紀錄;是建國以來創作的作品中唯逐個件定為“國家一級文物”的美術作品。 然而,此畫的作者、北京畫院原院長劉春華先生在那段特殊的歷史時期及以后歲月,卻經歷了一場悲喜交加的人生。

  黑地皮走出的大學生

  很久以前,在東北松嫩平原上有一處寶地,幅員遼闊,物產豐碩,一江五河在這里流過,平展展的牧場,風吹草低,牛羊肥壯,這就是泰來氣。這里世世代代寓居著成吉思汗的后代,過著游牧打獵的生活。

  每年春季,肥饒的地皮上,用鎬刨松地皮撒些種子,不鏟不趟,由著勁兒本人長,到秋天就能收獲很多的糧食。牛羊肉、稷子米飯成為人們的主食,蒼生過著安居樂業的生活。

  1944年10月,劉春華就出生在這里的一個普通農家,兄弟姐妹5人中,他和二哥自幼喜歡畫畫。1946年解放后,家里掛起了毛主席的肖像,爹、媽常說:是毛主席、共產黨讓咱過上了今天的生活。也就是在那時,毛主席在劉春華幼小的心里扎了根。劉春華七、八歲的時候無意中發現媽媽有一個沒有裝面的粗利劍布面口袋,不竭想要親手畫幅毛主席像的他興奮異常,躲著媽媽,將面口袋拆開洗了一遍,刮了鍋底灰加膠調成黑顏色,畫了一張戴八角帽的毛主席像,并找來高粱桿插在兩頭用線縫成一個畫軸,掛在墻上,心中有說不出的快樂。正在這時,劉春華的媽媽從外邊進來,翻箱搗柜地找那個面口袋,突然一抬頭,發現墻上多了一幅畫,認真一看那畫布,憤慨地轉過頭,沖著春華叫到,“我收得好好的面口袋讓你給毀了?”此時的劉春華才知道捅了婁子。

  有了第一次畫毛主席的經歷,劉春華還用泥巴做過毛主席塑像,用泥巴做的志愿軍小雕像還參與了學校的展覽。初中結業后,和他同在一班的姐姐選擇了念師范,而劉春華卻對峙要學畫畫,1959年考入魯迅美術學院附中。1963年,以優良的成就考入中央工藝美院裝潢系進修,實現了終生處置美術事業的夙愿。 一幅未完成的作品

  1966年,那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初步了。

  全國紅衛兵走上街頭,向“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策動猛烈攻擊,藝術院校紅衛兵也初試鋒芒。

  當時,全國掀起批判劉少奇的飛騰,為了揭露劉少奇在安源工人運動中的所謂±o行”,宣傳毛主席指導安源工人運動的功績,1967年夏天,人民大學等單元幾位研究黨史的師生自覺籌備“毛澤東思想的光輝照亮了安源工人運動”展覽。籌備了一段時間,就初步到北京藝術院校物色美術方面的人才。他們到中央美術學院、中央戲劇學院、北京電影學院,要業務比較好的美術人才。到了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他們找到“井岡山”兵團的紅衛兵。最后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井岡山兵團確定學生趙大(服鳥)去參與展覽會完成畫一幅油畫的工作,趙大(服鳥)等了一段時間沒動靜,就回了大連老家。趙走后沒幾天,籌備單元通知一兩天內就動身到安源。這時找不到趙大(服鳥),也沒有他的地址,無法聯絡。因而,當時正在學校的劉春華是偶爾介入了這個展覽。劉春華當時的素描、色彩作業成就都不錯,吳冠中是他在中央工藝美院進修時的色彩課教師,一次教室掛的范畫全部是劉春華的畫,畫全部被偷,當時看來偷畫是為了學細考,可見同學們對他的畫還比較感興趣。劉春華頂替趙大(服鳥)到革博去報導時,展覽會組織者電影學院的王樹樟安插他畫“毛主席第一次到安源”。

  7月1日,坐著老式的低靠背火車,車廂內悶熱難耐,每個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濕得能擰出水來,劉春華等人來到安源搜集素材。放下行囊,他們立即去訪問那些曾參與過毛澤東親身策動和指導的大歇工的老工人,也訪問了參與過毛澤東指導的“秋收起義”的老赤軍兵士。劉春華當時沒帶油畫東西,畫的是水粉寫生。他大量訪問,把有關歷史情況搞清楚。個別同志畫的寫生多些,次要是為畫群像做籌備。搞雕塑的劉煥章也去了安源,后來展覽會上也有雕塑作品。那時是分頭訪問、寫生,住都在一起。當時的報導說:“這些老工人老赤軍激動而驕傲地向革命小將們詳細敘述了當年毛委員如何來到了安源,如何親切地同工人談話,如何啟發工人的階級覺悟,第一個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真理傳到了安源工人心坎里,從此安源一萬七千路礦工人扒開了云霧,見到了蒼天。許多老工人說著說著,流出了激動的眼淚,他們是多么思念本人的偉大領袖毛主席啊!”“他們又向紅衛兵小將們興奮地描繪著親愛的毛委員當年英姿煥發,風華正茂的神采,描繪了年輕的偉大領袖堅強剛毅,深厚冷靜的氣度。他們拉著革命小將的手,來到礦井,告訴小將們說,這就是毛主席和我們工人交談時下過的礦井。”

  當時安源兩派紅衛兵斗爭得很兇猛,劉春華他們不能再在安源呆了,倉猝從安源來到長沙,訪問了毛澤東在長沙的革命活動原址祭!地清水塘等,到了長沙沒有回北京的路費,就等北京的同學賣了紅衛兵小報湊錢寄來當路費。

  關于毛主席形象的塑造,劉春華有著他獨到的考慮。

  回京后他把所搜集的的材料做了認真的研究,又翻來復去地進修毛主席的著作和詩詞。劉春華此時對毛澤東的詞《沁園春·長沙》有了更深的領會。“問蒼莽大地,誰主沉浮?”“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士當年萬戶侯。”青年毛澤東在不平常的歲月中的偉大理想和大方意氣令他非常敬重,劉春華帶著這種敬重之情初步了他的創作。他畫了幾十張草圖。在草圖不雅觀摩會上,他人的草圖都順利通過了,但劉春華拿出的的草圖,引起大家的一番爭論,反對定見非常劇烈。有人說毛主席到工人中,畫面上卻是孤零零的一個人;有人說怎么滿天烏云,難道毛澤東來了暗無天日?討論的人都是二十來歲的紅衛兵,反對定見次要來自電影學院的幾個同學,話說得相當鋒利。劉春華爭論道:“畫主席一人就是沒有群眾不雅觀點?畫群眾就有群眾不雅觀點?那畫幾人才有群眾不雅觀點?主席正向群眾走來,還沒有走到呢!你們是典型的形而上學!毛主席來了扒開烏云。有首民謠唱道:直到一九二一年,突然霧散見蒼天,有個能人毛潤之,打從湘南來安源……”。有的同學嚷到:“你畫的是黑畫,你敢這樣畫我們就批判!”劉春華也是年輕人,沒有顧忌,寸步不讓,堅定地說:“那你籌備批判稿去吧,我這樣畫定了!”

(責任編輯:趙健)

庭堂書香成為家喻戶曉的名畫最好聽的群名稱 劉春華:講述名人背后的故事_并以招貼畫、郵票等印刷品發行九億余份葬雪油畫《毛主席去安源》在文革中曾與樣板戲、語錄歌并列三大紅色范例姐姐跟弟弟。
唯有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