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幸运选号一注

我要投搞

標簽云

收藏晉江文學城作品庫

荷包網、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圖片

當前位置:主頁 > 文人書屋 >

母親散文 王徽之趙孟頫待友“矯情而素凈”

歸檔日期:04-30       文本歸類:文人書屋      文章編輯:庭堂書香

母親散文 王徽之趙孟頫待友“矯情而素凈”

■趙孟頫 鵲華秋色圖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母親散文 王徽之趙孟頫待友“矯情而素凈”

■趙孟頫題跋

母親散文 王徽之趙孟頫待友“矯情而素凈”

■戴進 雪夜訪戴

母親散文 王徽之趙孟頫待友“矯情而素凈”

■黃公望 剡溪訪戴圖 云南省博物館藏

母親散文 王徽之趙孟頫待友“矯情而素凈”

■王羲之 快雪時晴帖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他們看待朋友“充滿愛又尊重孤單”

魏晉風度指的是魏晉時期名士們所具有的那種率直曠達,清俊通脫的行為風格。飲酒、清談和縱情山水是魏晉時期名士所廣泛崇尚的生活方式,一部《世說新語》能夠說是魏晉風度的集中記錄。

作為東晉名士,王徽之是最好的代表之一。他生性狂妄。才調出眾,他因為三鼓想起好友戴逵,不惜往返200公里水路,天明才到門口,留下“乘興而行,興盡而返”的至情名句就走了,還引得后世眾多畫家爭相描繪,元四家之首黃公望的《剡(shàn)溪訪戴圖》就是最好的例證。

■珍藏周刊記者 陳福香

“雪夜訪戴”成了魏晉風度的交友范例

這年的江陰下了很大的雪,王徽之大要是被凍醒了,三鼓爬起來一個人在窗邊喝一杯薄酒。

喝著酒,賞著雪,吟著詩,突然就想起好朋友戴逵來。

戴逵是誰?這也是一個有意思的人。他出生于官宦世家,卻不走仕途,而是頻頻與高僧名士結交,訪謝安,為其操琴;赴石城,聽支遁講經。有意思的人吸引到的也是有意思的人,于是王徽之就和他成為了朋友。

而這一夜的王徽之,面前有雪有酒,就缺個戴逵這樣能把酒言歡的人。這一刻他大要無比馳念他的這位隱士朋友,恨不得立即就能見到他。

此時,戴逵在百里之外的單縣睡得正酣,他應該不知道本人此刻正被一位朋友記掛著。更不知道他這位朋友掉臂大雪,備了小船正訪他而來。

乘興而行,一夜間,王徽之一口氣坐船從山陰跑到剡。山陰,紹興;剡,在今嵊州市境內。自紹興至嵊州,直線間隔80公里上下,起步溯曹娥江而上,再順剡溪走一長段,才到戴逵家。而“剡溪九轉”,曲曲折折彎彎繞繞,風景雖然秀麗,卻至少有100多公里。

到了門口,這個趁著雪色而來的朋友卻沒有進去,只是在外面站了一會兒,就又坐上船回去了,并留下一句至情名言:“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

他說:“我乘興而來,興盡而返, 為何一定要見戴逵呢?”許多人喜歡這則故事,因為欽慕王徽之的瀟灑。就像錢穆說的,“其來也,不畏經宿之遠;其返也,不惜經宿之勞。”只要我心暢快,一切都是能夠不計成當地去付出,又都能夠不計成當地舍棄。想,就去做;不想,就隨時能夠停下不做,沒有推敲計較。

王徽之活出了后世無數人都沒能活成的容貌。而這一往一返200多公里水路,也成了后人對魏晉風度最詳細的向往,以及魏晉時期隱逸名士處世和交友的范例。

生活中隨性灑脫散淡

《世說新語》中,有更多關于王徽之的故事,這些傳布后世的典故足以看出他的灑脫和散淡。

一則:王子猷作桓車騎騎兵從軍。桓問曰:“卿何署?”答曰:“不知何署,時見牽馬來,似是馬曹。”桓又問:“官有幾馬?”答曰:“不問馬,何由知其數!”又問:“馬比死幾?”答曰:“未知生,焉知死!”——《世說新語·簡傲第二十四11》。

不想搭理上司,就毫不客氣地東拉西扯。好端端的“騎兵從軍”成了粗伺齷勝的“馬曹”(馬倌),上司過問一下本職工作又被責備不懂事瞎問。

二則:王子猷出都,尚在渚下。舊聞桓子野善吹笛,而不相識。遇桓于岸上過,王在船中,客有識之者,云是桓子野。王便令人與相聞,云:“聞君善吹笛,試為我一奏。”桓時已貴顯,素聞王名,即便回下車,踞胡床,為作三調。弄畢,便上車去。客主不交一言。——《世說新語·任誕第二十三49》

王徽之不認識桓子野,但風聞過桓伊桓子野很擅長吹笛子。桓子野不認識王徽之,但也久聞王徽之的大名。當然,從各種奇葩的傳說中。

某一天,人海之中,他在船上,他在岸上,兩個人打了個照面。客人轉告桓伊:“王徽之風聞你笛子吹得很好,讓你給他吹一曲。”

桓伊聽到,停馬下車上床,不是那個睡覺的“床”,當時的“床”是坐具……橫過笛子,吹——吹了一支,不外癮,一連吹奏了三支曲子,桓伊才稱心滿意地停下。

船上,王徽之叮嚀船夫動身。

岸上,桓伊裝好笛子,也上車走人。

“素交”最能表達友誼的精華

魏晉文學家劉峻提出的“素交”,最能表達友誼的精華。一個“素”字,把純真真樸的交情描述得淋漓盡致,正如錢鐘書所說:“真正的友情, 看來素凈,自有超越死生的厚誼,它是比精神或物質的援助更深微的關系”。

古代交通不夠便當,書信需要跨過山川大河才能抵達朋友處,在今人看來,他們的傳遞過程有些遲緩,表達方式有些“矯情”,但這些慢條斯理的問候和表達,卻最得“素”字之意。

《快雪時晴帖》,是王羲之(存疑)寫給朋友的一封問候信。與《蘭亭序》差別,它是王羲之遠離官場后“隨意”書寫而成,非常地道,也更具文人的清雅氣質。其內容是:“羲之頓首快雪時晴佳想安善未果為結力不次王羲之頓首山陰張侯。”

這28個字的斷句方式歷來爭論不休,考慮到魏晉時期的詩歌流行四言,或許四字斷句的形式最為合理——羲之頓首。快雪時晴。佳想安善。未果為結力不次。王羲之頓首。山陰張侯。

如何斷句只關乎閱讀,其實不影響含義,這封信的字面意思是一場快雪之后,天空轉晴,王羲之想將這份喜悅分享給朋友張侯,同時為之前的事略表歉意。

字帖雖被定名為《快雪時晴帖》,但他與朋友分享的卻不只是雪景或晴天的美景,而是看到天空初晴后的心境,實際上,分享的是喜悅,這或許就是錢鐘書筆下“更深微的關系”。

同樣是議論天氣,含義卻不盡不異。當我們與朋友之外的人議論天氣時,被議論的可能只是天氣自己罷了。

趙孟頫為好友縝密作畫表達質樸的感情

與王羲之父子為代表的魏晉風度差別,趙孟頫的友情愈加質樸。

1295年,在濟南任總管府事的趙孟頫奉命進京編修《世祖實錄》,他借機告病辭官回到故土吳興,文學家縝密常來與其討論文字與丹青。趙孟頫深知好友原籍濟南,卻不曾回過家鄉,于是常與他分享為官時期所見的齊魯風土人情,以解其思鄉之情。某日,他將在濟期間的記憶畫了下來, 贈予好友,希望給以撫慰。看到畫后,縝密感動不已。這幅象征著友誼的畫作,就是出名的《鵲華秋色圖》。

“公謹(縝密字公謹)父,齊人也。余通守齊州,罷官來歸,為公謹說齊之山川,獨華不注最知名,見于左氏,而其狀又峻峭特立,有足奇者, 乃為作此圖,其東則鵲山也。命之曰鵲華秋色云。元貞元年十有二月。吳興趙孟頫制。”

畫中,右方突立的尖狀山是華不注山,盤踞在左面的是鵲山,畫題就是由這兩座山而起。左方可見山羊四五只,在幾間簡陋的草屋前嚙食,水邊輕舟數葉,舟中漁叟正安靜冷靜僻靜地工作。

這是趙孟頫繪畫風格最為共同的一幅畫,畫境清曠恬淡,恬靜悠閑,他描繪的雖是秋景,卻并沒有蕭條之感,通過色彩襯著,使畫面極富節拍感。

它是趙孟頫內心印象的映射,也是給好友的最好禮物。

(參考文獻:莫一奧在這《真正的友情,當然很矯情》)

庭堂書香作為東晉名士,王徽之是最好的代表之一母親散文 王徽之趙孟頫待友“矯情而素凈”_飲酒、清談和縱情山水是魏晉時期名士所廣泛崇尚的生活方式,一部《世說新語》能夠說是魏晉風度的集中記錄三十歲你好經典語錄■趙孟頫鵲華秋色圖臺北故宮博物院藏■趙孟頫題跋■戴進雪夜訪戴■黃公望剡溪訪戴圖云南省博物館藏■王羲之快雪時晴帖“臺北故宮博物院”藏他們看待朋友“充滿愛又尊重孤單”魏晉風度指的是魏晉時期名士們所具有的那種率直曠達,清俊通脫的行為風格形容秋天樹葉的詞語。
唯有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