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幸运选号一注

我要投搞

標簽云

收藏晉江文學城作品庫

荷包網、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圖片

當前位置:主頁 > 文人書屋 >

關于月亮的成語故事 張充和與沈尹默的翰墨情緣

歸檔日期:04-30       文本歸類:文人書屋      文章編輯:庭堂書香

原題目:張充和與沈尹默的翰墨情緣

  最早知道張充和是在2000年左右,利劍謙慎回國,講述他接觸過的老一輩旅美華人學者。他的書法曾得到過張充和的指導,幾乎每次交談都要提到張充和書法及生活,故對張先生其人印象深化。也因為這個緣故,還在我當時執編的雜志上刊發文章,介紹張充和及其師友圈的翰墨因緣。我第一次讀到張充和的隨筆,是在沈尹默外甥諶北新籌謀的《沈尹默蜀中墨跡》一書。諶北新算起來是我的校友,上世紀50年代曾在中央美院進修油畫,結業后在西安美院任教。作為沈氏家族的后人,他不竭致力于沈尹默的研究與推廣。這本沈尹默蜀中墨跡,顧名思義都寫于四川,也都是張充和的個人珍藏。

  1949年分隔故國旅居海外的張充和精心保留了沈尹默重慶時代寫給她的墨跡,搜羅那些寫廢了和試墨用的墨跡。20世紀最后的十年中,張充和寫過兩篇與沈尹默有關的文章。1991年張充和寫了題為“以洗硯說起——紀念沈尹默師”一文,追想她與沈尹默的交往,以詩詞和書法為圓心展開的。張充和的回憶,提供了若干個重慶時代沈尹默的一些藝術生活的細節,他和朋友們的詩詞唱和,給弟子示范、改詩詞題畫等等……這些零星的片斷,有助于后人透過歷史煙塵理解那個時代的沈尹默和他交游圈里一些的舊事。

  據利劍謙慎轉述,1940年張充和在重慶主演昆曲《游園驚夢》,文化界為之顫動,章士釗特賦七律一首志感,一時唱和者甚眾,沈尹默也和了兩首,托鄭穎孫帶給張充和,這是張充和與沈尹默最后的交往。爾后張充和把本人的詩詞寄給沈尹默請教。除了詩詞,還向沈尹默請教書法,沈尹默為此給張充和開過一個簡約的碑帖目錄。張充和記憶里印象最深的是一次雅集。1940年或1941年間一位儒雅的四川鄉紳楊先生,邀請沈尹默、喬大壯和女畫家金南萱與張充和到楊家小游。金是沈尹默夫人褚保權的朋友。他們利劍日游園玩山,仆人盛筵招待,晚間預備了翰墨紙硯,請大家留下墨寶。于是四人合作一幅,由金南萱率先作畫,沈尹默寫張充和的“秋睛”五律。此中“客情秋水淡,歸夢蓼花紅”二句,喬大壯認為下句不妥,沈尹默卻說不錯,因而相持爭論一番。數十年后,張充和追想前塵,認為“當時覺得兩老辯說比上課更有意思,因為可得到雙重的定見同常識。”

  寫于1994年的《仕女圖始末》,同樣與沈尹默有關。1944年張充和自作的《仕女圖》起緣于沈尹默的詩句:“四弦拔盡情難盡,意足無聲勝有聲。今古悲歡結束了,為誰合眼想平生。”此圖原為水利專家鄭肇經(1891-1989)所藏,繼而又得沈尹默、汪東、喬大壯、潘伯鷹等人的題詞,次年又得姚鵷雛和章士釗題詞。沈尹默為題“充和素不解畫,因見余小詩遂發愿作此圖,閑靜而有致,信知能者固無所不能也。”此畫不竭為鄭肇經珍視,豈料失于十年浩劫。1991年有人在蘇州發現張充和的《仕女圖》,遂得買回,從頭回到作者身邊,而此時與這幅畫相關聯的人都已不在人世。楚弓楚得,冥冥中似有定數。張充和在這篇隨筆的最后這樣寫道:“這幅畫,偶爾得來,既失而復得,應該喜歡,但為誰歡喜呢?題詞的人、珍藏的人,都已孤單長往。沒有一個當時人能夠共同歡喜。”這幅傳布過程曲折離奇的《仕女圖》從重慶而南京、蘇州,再到紐黑文,2004年由利劍謙慎從美國輾轉帶回國,在北京的現代文學館舉辦的張充和個人詩書畫展中展出,爾后又南下蘇州。

  《沈尹默蜀中墨跡》收錄的沈尹默墨跡寫于1941年到1945年間,不外,其實不是張充和藏沈墨的全部,按張充和本人的說法,這只是此中的三分之二。利劍謙慎把沈尹默重慶時代的書法視為“創作力最旺盛的精品時期”,沈氏蜀中墨跡其價值可知。

  沈尹默蜀中墨跡中的題后記字,還保留了一些與張充和相關的信息——頗可看出年輕時張充和的性格與喜好。沈尹默的墨跡里屢屢提到。諸如:“充和來以舊箋見示,因為錄此詞一過。乙酉夏始雨中石田小筑。尹默。”“充和舊歲持此絹來索書,閣置經年。今夏過余石田小筑,乘興為錄近作數首歸之。甲申五月,尹默。”

  即便在困難的抗戰歲月,張充和也不忘苦中作樂,逛冷攤搜集各種印制講究的箋紙,并樂于分享給師友。在這一點上,即即是翰墨場上的須眉也自嘆勿如。

(責編:張麗瑋、吳楠)

庭堂書香講述他接觸過的老一輩旅美華人學者關于月亮的成語故事 張充和與沈尹默的翰墨情緣_利劍謙慎回國心情很好的句子原題目:張充和與沈尹默的翰墨情緣最早知道張充和是在2000年左右女兒出嫁父母的心情。
唯有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