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幸运选号一注

我要投搞

標簽云

收藏晉江文學城作品庫

荷包網、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圖片

當前位置:主頁 > 文人書屋 >

檢討書500字沒寫作業 馳驅風塵的安頓——讀張錦安然沉靜她的畫

歸檔日期:04-30       文本歸類:文人書屋      文章編輯:庭堂書香

人民網濟南4月22日電 20年以后,仍然有這樣一個場景新鮮在張錦平的記憶里。

秋夏之交,一所校園的室內運動場,學生們汗流浹背地奔跑,籃球砸著籃筐,砸著地板,砰砰的聲響夾雜著嗷嗷喊叫使安靜冷靜僻靜的校園浮起一片喧鬧。這間籃球場被木板隔開了一個小角,有一對年輕夫婦在這個小小的空間里作畫,無問冬夏,無問喧囂,一紙翰墨,別樣世界,一顆顆汗珠爬上面頰,滾落額頭,在歲月的肌理里馳驅風塵。

偶爾抬頭,會有陽光從房頂的縫隙照射進來,打在這對年輕夫婦的臉上,和他們像水晶一樣的眼睛里的光來一個約會。創作的投入經常讓他們倒置黑利劍,而像水晶一樣的眼睛的光有太陽,有月亮,他們沒有拯救銀河系,銀河系升起了兩顆耀眼的藝術新星:張錦平、宋豐光。

同一情景下,離籃球場不遠的處所有一間教師宿舍,在這間只能睡覺不能做飯的陋室里,有一對初老的夫妻忙碌著,為這對年輕畫家洗衣做飯,照看孩子,一日三餐,從公共廁所間的水池里洗好菜米,再端到公共灶間升起一家三代的炊火。

20年后,在張錦平家寬闊的客廳里,和她喝茶聊天,品讀掛在墻上的畫作——那幅20年前在球場的一角終間里和丈夫宋豐光一起創作的《樨草》(該作品獲1997年全國美展人物畫最高獎):畫面上那五個豆蔻年華,心事蒼莽的小姑娘走出畫面,她們似乎也不甘心被定格,被命運,試圖在20年的光陰輪回里和藝術家再一次發作交集。而那對老夫妻一個去了天堂,一個已經失憶,如殘弱的燭光守在遙遠的沂蒙山,守著女兒的一段青蔥歲月。小外孫女花語圍著錦平跑來跑去,鬧個不竭,歲月打著滾兒又打開一輪。

站在這幅畫前,張錦平站在了一個家族,一個時代的承前啟后。

60年前,一位年輕斑斕的女教師跟隨丈夫來到沂蒙山,隨著丈夫的工作調動,她幾乎走遍了沂蒙山的大小學堂,當斑斕的母親左手拉著披紅斗篷的張錦平,右手牽著披綠斗篷的弟弟走進大山的時候,山民們馳驅相告:唱戲的來了,唱戲的來了!母子三人進山的第一天,就把一幅范例的畫面留給了沂蒙。這幅畫面也永久地刻在了錦平的記憶里,成為童年影像的定格。前不久,我為錦平夫婦寫一篇文章,采訪時,錦平幾次談到這個細節,并叮囑我寫進文章里。

四歲時,張錦平就顯露出超卓的繪畫天賦,大山的皺褶里,夏日的蟬鳴蛙叫,冬日的太陽落山都是她的畫面和模版。每到晚上,政法學院結業的父親手把手地教她畫素描,讀繪本。可是不久,這位年輕的父親因曾參與過國民黨的一個什么組織被下放到工地勞動,即便這樣,他也沒耽延和女兒一起繪畫讀詩。幾十年后,張錦平忘記了當初父親教她畫了些什么畫,但她卻記住了父親臉上隱約著灰黑的陳跡。

在她的童年里,外婆是另一個畫面。和母親一樣,外婆也是一個斑斕的女人,賢淑,仁慈,陪伴錦平一家輾轉沂蒙山。外公在大上海開著絲綢店,這個精明俊朗的男人運營著女性世界里一道斑斕風景,也給錦平運營來一個外婆之外的小外婆。從此,外婆的憂愁就如大山的秋天一樣,刮不盡殘枝敗葉,吹不走世態炎涼。但外婆照舊賜顧幫襯她,給她洗衣做飯,為她縫制一年四季的花衣。天黑的時候,外婆會把她摟在懷里,哼唱一曲古老的歌謠,這歌謠帶著憂傷,一不小心也會把錦平的童年捅開一個小洞。

一天晚上,雷雨滾滾,風平浪靜,錦平家的土房子頓時成了孤島,房門被外婆用木棍一次次頂上又一次次被大風刮開,她拉著外婆的衣襟索索發抖,外婆一邊護著她,一邊挪動轉移物件頂好房門,她第一次看見,災難面前的外婆也能夠如此強大。

她年輕斑斕的母親,像葵花環繞太陽,像陀螺被繩索牽引,輾轉沂蒙山,微薄的工資不夠孩子們穿衣吃飯。即便這樣,這位母親也盡可能地省下一口飯,一碗粥,送給山里那些更窮的孩子們。外婆的憂傷,母親的辛勞,父親的委屈,釀成一家人朝朝暮暮的互相陪伴,互相取暖,她從未聽到他們的任何埋怨。

在沂蒙山,父親和母親、外婆兩代人用差別的行為方式,給她講述了他們和命運之間的故事以及如何與命運相處。雖然有時候他們也和命運互相敵視,但最終化為互相的營養。他們的活著,可能是一朵小花,也可能是一團小草,終生廝守在塵土飛揚的小路上,死了,就化作雨水和泥土。

——他們把命運當成了友情。

2008年,汶川地震,張錦安然沉靜宋豐光一起創作出一幅震撼人心的作品《母親》,畫面是一位被瓦礫掩埋的母親,當死亡到來之際,敞暢懷抱,伸出雙手,用生命的力量護衛著本人的孩子。在生命最后的霎時,母親的懷抱仍然是孩子的天然屏障。

這幅作品,講述的是一個非常事件中普通母親的故事,而在她創作這幅作品時,就會有母親的永S,外婆的永S,普天下母親的永S不約而同地走進作品里,成為一個共同的情景敘事,充滿了溫情和張力。這幅作品描述的不只是一個母親的故事,而是關于女性、關于母親的集體文化認同。延展這幅作品,我們能夠讀出一座大山,這座大山和張錦平一家三代女性、三代母親的血脈綿延。

沿著外婆、母親的血脈一路走來,張錦平必定是一個超卓的藝術家,集美貌才調于一身,活色生香,詼諧詼諧。大學結業時,同年同月又同窗的宋豐光對她展開猛烈追求。暑假時,這個生猛的才子從馬踏湖動身,一路追到沂蒙山去見泰山大人,還帶著兩根馬踏湖的藕。如今說起來,張錦平就樂不成支,一個字,土啊!

這對才子才女一個從沂蒙山動身,一個從馬踏湖起步,走到共同的人生起點上,也走到同一幅畫面里。有一次,朋友請他們夫婦作畫,錦平畫完人物構圖,說,假如宋豐光再畫上蒲棒就都雅了,一會兒,宋豐光來了,果然想也沒想拿起筆就畫上了蒲棒。多情的老公悄悄說,錦平,假如有來生,我還愿意給你做丈夫,你呢,還愿給我當老婆嗎?錦平哈哈大笑,拉倒吧,你。錦平說,她的老公宋豐光除了畫畫不迷糊,什么都迷糊,以至一只腳穿戴皮鞋,一只腳穿戴涼鞋就出門兒了,竟然渾然不知。出差回來,她還沒進家門兒就有鄰居告狀,說,你家老宋做飯切的黃瓜滿地滾,都滾到俺家來了!

這對夫婦把生活過成了藝術,把藝術過成了人生。

在山師大,上錦平的課是學生們的節日,她的板書常常都是一幅精巧的丹青。她也很享受這份職業。每次上課,她都化上精致的淡妝,穿上最得體最時髦的服飾站在講臺上,讓本人成為一個畫面,一道風景,上幾堂課,都不會重樣。活著的當下,幾酬報買房讓房子住了,為買車讓車開了,而張錦平則是為畫畫讓畫畫了。她對我說,你知道,上完課走下講臺的感覺嗎?我說,是啊,能想象出,那氣場,那風度,幾乎了!可是,后來呢?等著你的豈不還有廚房里的剩飯剩菜,還有一盆盆要洗的衣服,還有小外孫女等著你親力親為地把屎把尿。畫家張錦安然沉靜常人一樣,日子里天然少不了一地雞毛。

庭堂書香秋夏之交檢討書500字沒寫作業 馳驅風塵的安頓——讀張錦安然沉靜她的畫_仍然有這樣一個場景新鮮在張錦平的記憶里高h bl文推薦人民網濟南4月22日電20年以后傷感美文美句摘抄。
唯有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