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幸运选号一注

我要投搞

標簽云

收藏晉江文學城作品庫

荷包網、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圖片

當前位置:主頁 > 文學花園 >

弧形劉海發型圖片 荷蘭少年包頭尋親記之 相聚·八年之約今日圓夢

歸檔日期:04-30       文本歸類:文學花園      文章編輯:庭堂書香

弧形劉海發型圖片 荷蘭少年包頭尋親記之 相聚·八年之約今日圓夢

思雨與陳龍枝以及養父親和母親合影紀念

弧形劉海發型圖片 荷蘭少年包頭尋親記之 相聚·八年之約今日圓夢

在王繼花家中,思雨與養父親和母親一起包餃子。

弧形劉海發型圖片 荷蘭少年包頭尋親記之 相聚·八年之約今日圓夢

思雨投入福利院打點科主任薛曄的懷抱中

弧形劉海發型圖片 荷蘭少年包頭尋親記之 相聚·八年之約今日圓夢

與李存柱警官相擁 

弧形劉海發型圖片 荷蘭少年包頭尋親記之 相聚·八年之約今日圓夢

臨別時,與孫金花老人依依不舍。

兌現8年前的那個許諾

4月24日早,從北京開往包頭的列車緩緩駛進包頭火車站,一對高個子的外國夫妻帶著一個瘦高的中國面孔的少年走下列車。

中國國旅的李彥熱情地上前擁抱這名金發碧眼的女士。8年前,她們在打點收養手續時有過一面之緣。

思雨和他們的養父親和母親終于回來了!他們逾越千山萬水,來兌現8年前的鄭重許諾。

顛末一天的休整,4月25日,他們初步了尋根尋親之旅。

包頭市民政局福利院是他們要尋訪的第一站。福利院所有人像歡送本人孩子回家一樣,熱情地歡送思雨的歸來。思雨在“歡送思雨回家”的橫幅搶¥足抬頭,欣喜地發現了里面有本人的中文名字。

“思雨——”隨著一聲溫順親切的呼喚,福利院打點科主任薛曄走了進來,思雨短暫愣神后一下子淚流滿面:“I remember you!(我記得你!)”塵封的記憶終于打開,他投入薛曄的懷里。

“他多長時間融入家庭中?”“什么時候你們告訴他收養身份的?”“他進修怎么樣?”“和朋友們相處得好嗎?”感激著大家的關切,Schutte夫婦逐一向大家介紹了思雨在荷蘭的生長情況。

思雨的語言進修才能很強,到荷蘭幾個月后就聽懂并學會了荷蘭語。他喜緩洗砦笏動,喜歡戶外活動,愛踢足球,曾得過足球俱樂部的冠軍。他入手才能挺強,喜歡和父親學做手工木匠活兒。他還經常協助小朋友處置一些問題。

思雨的養父是IT工程師,母親是藥劑師,仁慈的他們給了思雨一個真正的家。因為小時候患有腦癱,思雨的智力發育情況其實不是很好,他如今在當地一家特殊教育學校上學,每天過得很快樂。收養思雨后,Schutte夫婦沒生育本人的孩子,他們把全部的愛都給了思雨:“他就是上帝賜給我們的最好的禮物。”他們從沒有隱瞞思雨的棄嬰身份,他們從思雨一懂事就告訴了他事實。

午餐,福利院食堂里籌備了小火鍋,蒸騰的熱氣、滾燙的湯汁拉近了地域和語言的間隔。大家共同愛著的思雨,把所有人的心緊緊連在一起。

重回故事初步的處所

自從得知思雨要來,九原區公循分局的李存柱就心緒難平。他抽暇從頭來到了記憶中找到思雨的處所。當年那片原野的南面已經被圍墻圍了起來,北面臨近鐵路的一側為了寧靜也圍上了鐵絲網。但當年那條土路還在,東西那兩個電線桿還在,這讓他能夠準確定位到思雨被遺棄的區域。他沒想到,13年后,他會再次來到這里,能見到當年那個不幸的孩子如今何其幸運,何其陽光。

下午時分,思雨在李存柱的陪伴下,以一個少年的身姿從頭踏上這片本人曾啼哭抗爭的處所,淚水不自覺地流了下來,他默默地靠在父親寬大的懷里,任由父親和母親的手困繞著本人,愛撫著本人,他們每一次深情的摩挲,似乎都有一種溫暖與力量穿透肌膚,直抵他的內心。

這個謝頂、高個子的父親是思雨心中最溫暖和堅強的依靠。從得知找到了那位好心民警那天起,思雨曾無數次想過他的樣子,并會冒出一句讓人笑噴的話:“肯定是個禿頭。”在他心里,所有的好人都應像爸爸一樣溫暖,并有著他身上所有的特征,搜羅禿頭。

在父親的懷抱里,思雨垂垂掙脫了悲戚,他騎在爸爸脖子上,兩條長長的腿已經從父親的肩膀垂到了父親的腰部,他仍然喜歡爸爸和他這樣玩耍。一會兒他又試圖爬上鐵路南面的圍墻,想看看墻那邊是什么,那些樹木與莊稼能否聽到了他的哭聲、感遭到了當年他無助的掙扎。

對他的思念從未停止

4月26日,昆區團18街坊的孫金花老兩口幾乎一夜未眠。一早,他們買回了包頭特色的早點,油餅、油條,一桌子應季水果,還有各種零嘴小吃。喬道仁腿腳欠好,拄著拐動作困難,孫金花72歲了,還在做保母賜顧幫襯癱瘓老人補貼家用。關于生活拮據的他們來說,這些都是平常罕見一吃的奢侈品。

8點多,思雨一行走進了孫金花家。見到思雨,孫金花拉著他上下端詳,快樂地笑了:“沒變,就是個子長高了,就算在外面路上見到他,我也能認得,知道是他來看我了。”

Schutte夫婦禮節性地與老人握手后,又擁抱了老人。孫金花顯然不太適應這種表達方式,她有些不知所措,但眼圈卻一下子紅了。那么多年的思念,在這擁抱里任眼淚升騰成欣慰。

家里,思雨的陳跡仍在。看到墻上的照片,看到老人精心保留的思雨當年用過的物品,Schutte夫婦一次次紅了眼皮。

老人竭力挽留思雨一家在家里吃頓飯。但由于行程較多,他們只能短暫相聚。Schutte夫婦說,等思雨再長大些,過幾年還會回來再看他們。

思雨沒有過多的情感表達,但告別前,他主動擁抱著老人,久久不放開。

陳龍枝是思雨的第一個寄養家庭,思雨在這里渡過了5個月到一歲多這段光陰。

此日,陳龍枝與愛人早早等在單元口瞭望。窗明幾凈的家里,擺好了各種水果。

庭堂書香思雨投入福利院打點科主任薛曄的懷抱中與李存柱警官相擁 臨別時弧形劉海發型圖片 荷蘭少年包頭尋親記之 相聚·八年之約今日圓夢_思雨與養父親和母親一起包餃子娛樂圈文bl思雨與陳龍枝以及養父親和母親合影紀念在王繼花家中友情的名言。

上一篇:馬拉松志愿者 用生命唱響青春志愿之歌

下一篇:沒有了

唯有魔力